第二十六章 作者:风染竹尘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9
  •     李娇居高临下的

        突然,水从杯子边上破裂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流了出来。李娇继续向杯子里加水,水加得越多流失得也越多。

        “看呐,这个小缝隙就像一个无底洞,不管你加了一杯的水,还是一直不断的加水,那个缝永远也不会合上。但凡你聪明一点,都不会成为一个破茶杯,最后被人们厌弃,丢进垃圾堆里。”

        李娇又拿起了一个好的干净的杯子,慢慢走向了巧儿,最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。随后手指在她的脸上不断的游走。

        “看看呐,这张光滑细嫩的脸蛋,多么惹人爱呀!就像这千挑万选出一个完美无瑕的杯子,如果再加以雕刻,?#31361;?#26159;无价之宝。”

        巧儿惊恐的看着李娇,抱着自己的身子瑟瑟发抖,眼睛里的泪水强忍着没有流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要是这个杯子不听话,?#31361;?#34987;别人狠狠摔在地上,到时候?#31361;?#22235;分五裂。如若不然,就像桌子上的那个杯子,轻轻留个缺口,它就是个废品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娇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,巧儿发了疯似的把李娇的手甩开,紧紧捂住自己的脸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碰我……不要碰我!”

        “要知道容妈妈还在府里,希望你自己好好斟酌斟酌,放聪明点。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既往不咎,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,你看着办!”

        留下了巧儿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,她直接睡在?#35828;?#19978;,一个人看着天花板念着:“达生任去留,善死均日夜。达生任去留,善死!均日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夜晚,在正厅的饭桌上,潘武才苦闷着脸,潘远也在一边沉默。李娇边吃边给两人夹菜,作出一副?#32570;?#26679;。

        “今儿这是怎么了?#23458;?#26085;里吃饭壮如牛的两人,居然食不下咽。人是铁,饭是钢。只要把肚子填饱了,那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,有什么坎儿过不去,有什么误会不能说开呢?”

        潘远不想让李娇难堪,就站了起来面对潘武才作了一个拱手礼:“是孩儿一时冲动没有顾忌后果,让阿父失望了,孩儿向您请罪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,吃饭吧。”潘武才端起了碗,开始吃了起来,其余的没有多说。潘远不知这是?#25105;猓?#21482;能一直保持着姿势。

        “孩儿他父,你这……”

        潘武才立马又说道:“吃饭!”

        李娇和潘远对视一眼,李娇思索了一下,在桌下拉了拉潘远的衣襟。潘远看着李娇的动作,慢慢的坐了下来,看了一眼潘武才。然后开始端着碗,吃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几天后,就有人传来消息。巧儿和容妈妈回老家的马?#34507;?#36335;被劫匪给盯上了,然后马车里被抢劫一空。除了一架破烂的马车外,四周没有其他人。巧儿和容妈妈,?#20004;?#29983;死?#24187;鰲?

        在李娇的房里,李娇穿着睡衣半躺着的姿势给潘武才揉肩捏腿。潘武才一脸惬意的模样,靠在床榻上半眯着眼。

        “听说巧儿妹妹坐的那架马车出了事,半路遇上了强盗,到现在还没有打听到她的消息。你说,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找找?”

        “人不见了?”潘武才心里咯噔一下,紧张兮兮的。

        李娇正坐了起来,悲?#35828;?#25830;着眼睛,用着哭腔说道:“好端?#35828;?#24590;么就遇上劫匪了呢?这钱财乃身外之物,抢了也便罢了,这人儿怎么也不见了。也不知道是逃到什么地方迷了路,还是摔到山崖受了伤。这些也还是小事,接回来养养就好了。可要是……被那匪头看上,带去当了压寨夫人,这……这该上哪儿找去呀?”

        潘武才皱了皱眉,闭上眼,倒头睡去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      梓遥一个人坐在桌子前发呆,拿着一根羽毛,插进发髻里,然后羽毛须就在她的额头上。随着她的呼吸,上下浮动。

        晓云给花儿浇水,一盆一盆的洒着。张妈妈这时走过来,轻轻碰一下晓云,晓云回过头来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这娘子是怎么了?连着在这儿坐了好几天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嗨,还能怎么,生病了呗!”

        张妈妈神色慌张:“生了什么病,怎么不去叫大夫呢?#22350;?#21487;不能?#24076;?#24471;早治。”

        晓云被张妈妈一脸认真的样子给逗笑了:“哈哈,张妈妈,娘子得的可是相思病,这病呀得等某人来医,请大夫也是没用滴。”

        梓遥好像听见她俩的对话了,眼睛一?#20445;?#25745;着头,温柔的一笑:“晓云啊,你想不想给我擦门呢?”

        晓云害怕得冒冷汗,然后回笑:“嘿嘿嘿嘿,我挺?#19981;?#27975;花的,我觉得浇花是?#24187;?#23398;问。如果现在没有参悟出其中的道理,是不能够分心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说人话!”

        “娘子,我只想正正经经的浇花。”

        张妈妈看着晓云无辜委屈的小模样哈哈大笑:“一物降一物。”

        潘远在?#30423;?#22330;里盯着他们?#30423;罰?#22235;处扬起的旗帜随风飘荡。到处都是?#30423;?#30340;吼声,整齐划一的?#28216;椋?#19968;个动作重复的练着。

        这时鸿翼过来对着潘远的耳边悄声说:“将军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
        潘远问道:“什么?我听不清!”

        鸿翼憋着笑,干咳?#24178;?#25925;意非常大声的说:“我说,外面有美娘子找你!”

        ?#30423;?#30340;人听见了,齐刷刷的看向潘远,用一种看好戏的表情盯着他,一同起哄“娘子,美娘子!将军,你艳福不浅呐,娘子追您都追到这儿了,还不快去见见人家,给人家一个?#21442;?#21568;!”

        潘远一直眨闭着眼睛,一脸的无所适从,然后走时还大喊着:“你们今天练不好不许吃饭!”马上后面又传来一阵唏嘘声。

        此时门边有一个女子正背对着潘远,在默默的等着。风一吹,女子的发丝和衣裙微微扬起,还夹杂着淡淡的香味。鸿翼远远的站在一边,目光也不禁被她所吸引。

        潘远开心的笑着,跟个孩子一样,温柔的说:“我来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女子一听?#25512;?#19981;及待的回头,玲珑小耳上带着耳铃,随着转身而发出悦耳的声音。长长的睫毛对应着高挺的鼻梁,小巧的嘴巴甜甜一笑。

        ?#31471;老?#30340;看着潘远,?#20174;?#23047;羞的低着头:“潘公子,我是双儿,你还记得我吧?”

        潘远心里有些失落,收了收脸上的表情:“?#29275;?#35760;得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上?#25991;?#36208;得太匆忙了,还没来得及好好与你道谢。我也是打听了好久,才知道你就是人人传而颂歌的潘将军。这次我来,就是想好好的答谢你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希望你能收下。”

        ?#31471;?#25343;出一个用金丝绣的香?#36965;?#26377;一朵刚开的荷花,上面停了一只蜻?#36873;?

        潘远不动声色:“这点小事何足?#39029;藎?#25105;不能收,叶娘子太客气了,还是拿回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好赠与你,这是我花了两个月做出来,若是你瞧不上,我丢了便是。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野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