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作者:風染竹塵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24
  •     李嬌居高臨下的

        突然,水從杯子邊上破裂的地方一點一點的流了出來。李嬌繼續向杯子里加水,水加得越多流失得也越多。

        “看吶,這個小縫隙就像一個無底洞,不管你加了一杯的水,還是一直不斷的加水,那個縫永遠也不會合上。但凡你聰明一點,都不會成為一個破茶杯,最后被人們厭棄,丟進垃圾堆里。”

        李嬌又拿起了一個好的干凈的杯子,慢慢走向了巧兒,最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。隨后手指在她的臉上不斷的游走。

        “看看吶,這張光滑細嫩的臉蛋,多么惹人愛呀!就像這千挑萬選出一個完美無瑕的杯子,如果再加以雕刻,就會是無價之寶。”

        巧兒驚恐的看著李嬌,抱著自己的身子瑟瑟發抖,眼睛里的淚水強忍著沒有流下來。

        “要是這個杯子不聽話,就會被別人狠狠摔在地上,到時候就會四分五裂。如若不然,就像桌子上的那個杯子,輕輕留個缺口,它就是個廢品了。”

        李嬌的眼睛瞪得如銅鈴一般,巧兒發了瘋似的把李嬌的手甩開,緊緊捂住自己的臉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碰我……不要碰我!”

        “要知道容媽媽還在府里,希望你自己好好斟酌斟酌,放聰明點。你以前做的那些事我既往不咎,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,你看著辦!”

        留下了巧兒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間里,她直接睡在了地上,一個人看著天花板念著:“達生任去留,善死均日夜。達生任去留,善死!均日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夜晚,在正廳的飯桌上,潘武才苦悶著臉,潘遠也在一邊沉默。李嬌邊吃邊給兩人夾菜,作出一副慈悲樣。

        “今兒這是怎么了?往日里吃飯壯如牛的兩人,居然食不下咽。人是鐵,飯是鋼。只要把肚子填飽了,那有什么問題不能解決,有什么坎兒過不去,有什么誤會不能說開呢?”

        潘遠不想讓李嬌難堪,就站了起來面對潘武才作了一個拱手禮:“是孩兒一時沖動沒有顧忌后果,讓阿父失望了,孩兒向您請罪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沒事,吃飯吧。”潘武才端起了碗,開始吃了起來,其余的沒有多說。潘遠不知這是何意,只能一直保持著姿勢。

        “孩兒他父,你這……”

        潘武才立馬又說道:“吃飯!”

        李嬌和潘遠對視一眼,李嬌思索了一下,在桌下拉了拉潘遠的衣襟。潘遠看著李嬌的動作,慢慢的坐了下來,看了一眼潘武才。然后開始端著碗,吃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幾天后,就有人傳來消息。巧兒和容媽媽回老家的馬車半路被劫匪給盯上了,然后馬車里被搶劫一空。除了一架破爛的馬車外,四周沒有其他人。巧兒和容媽媽,至今生死不明。

        在李嬌的房里,李嬌穿著睡衣半躺著的姿勢給潘武才揉肩捏腿。潘武才一臉愜意的模樣,靠在床榻上半瞇著眼。

        “聽說巧兒妹妹坐的那架馬車出了事,半路遇上了強盜,到現在還沒有打聽到她的消息。你說,我們要不要派人去找找?”

        “人不見了?”潘武才心里咯噔一下,緊張兮兮的。

        李嬌正坐了起來,悲傷的擦著眼睛,用著哭腔說道:“好端端的怎么就遇上劫匪了呢?這錢財乃身外之物,搶了也便罷了,這人兒怎么也不見了。也不知道是逃到什么地方迷了路,還是摔到山崖受了傷。這些也還是小事,接回來養養就好了。可要是……被那匪頭看上,帶去當了壓寨夫人,這……這該上哪兒找去呀?”

        潘武才皺了皺眉,閉上眼,倒頭睡去,一句話也不說。

        梓遙一個人坐在桌子前發呆,拿著一根羽毛,插進發髻里,然后羽毛須就在她的額頭上。隨著她的呼吸,上下浮動。

        曉云給花兒澆水,一盆一盆的灑著。張媽媽這時走過來,輕輕碰一下曉云,曉云回過頭來看著她。

        “你說這娘子是怎么了?連著在這兒坐了好幾天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嗨,還能怎么,生病了唄!”

        張媽媽神色慌張:“生了什么病,怎么不去叫大夫呢?病可不能拖,得早治。”

        曉云被張媽媽一臉認真的樣子給逗笑了:“哈哈,張媽媽,娘子得的可是相思病,這病呀得等某人來醫,請大夫也是沒用滴。”

        梓遙好像聽見她倆的對話了,眼睛一斜,撐著頭,溫柔的一笑:“曉云啊,你想不想給我擦門呢?”

        曉云害怕得冒冷汗,然后回笑:“嘿嘿嘿嘿,我挺喜歡澆花的,我覺得澆花是一門學問。如果現在沒有參悟出其中的道理,是不能夠分心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說人話!”

        “娘子,我只想正正經經的澆花。”

        張媽媽看著曉云無辜委屈的小模樣哈哈大笑:“一物降一物。”

        潘遠在訓練場里盯著他們訓練,四處揚起的旗幟隨風飄蕩。到處都是訓練的吼聲,整齊劃一的隊伍,一個動作重復的練著。

        這時鴻翼過來對著潘遠的耳邊悄聲說:“將軍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
        潘遠問道:“什么?我聽不清!”

        鴻翼憋著笑,干咳幾聲,故意非常大聲的說:“我說,外面有美娘子找你!”

        訓練的人聽見了,齊刷刷的看向潘遠,用一種看好戲的表情盯著他,一同起哄“娘子,美娘子!將軍,你艷福不淺吶,娘子追您都追到這兒了,還不快去見見人家,給人家一個安慰呀!”

        潘遠一直眨閉著眼睛,一臉的無所適從,然后走時還大喊著:“你們今天練不好不許吃飯!”馬上后面又傳來一陣唏噓聲。

        此時門邊有一個女子正背對著潘遠,在默默的等著。風一吹,女子的發絲和衣裙微微揚起,還夾雜著淡淡的香味。鴻翼遠遠的站在一邊,目光也不禁被她所吸引。

        潘遠開心的笑著,跟個孩子一樣,溫柔的說:“我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那女子一聽就迫不及待的回頭,玲瓏小耳上帶著耳鈴,隨著轉身而發出悅耳的聲音。長長的睫毛對應著高挺的鼻梁,小巧的嘴巴甜甜一笑。

        葉雙欣喜的看著潘遠,卻又嬌羞的低著頭:“潘公子,我是雙兒,你還記得我吧?”

        潘遠心里有些失落,收了收臉上的表情:“嗯,記得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上次你走得太匆忙了,還沒來得及好好與你道謝。我也是打聽了好久,才知道你就是人人傳而頌歌的潘將軍。這次我來,就是想好好的答謝你,這是我的一點心意,希望你能收下。”

        葉雙拿出一個用金絲繡的香囊,有一朵剛開的荷花,上面停了一只蜻蜓。

        潘遠不動聲色:“這點小事何足掛齒,我不能收,葉娘子太客氣了,還是拿回去吧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沒什么貴重的東西好贈與你,這是我花了兩個月做出來,若是你瞧不上,我丟了便是。”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野狼游戏
篮球nba即时指数 上海11选5结果走势图 棋牌游戏大全? 江西的十一选五的走 河南11选5 浙江6+1奖池 平码规律原理公式 内蒙古泳坛夺金结果 球探比分即比分 燕赵风采排列7走势图 赌博打鱼游戏技巧 四川熊猫麻将新版 11选5 500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心水一点是什么动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