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者-> 都市言情-> 《春妆》-> 第202章 忧虑
第202章 忧虑 作者:姚霁珊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03
  •     此言一出,水畔略有些压抑的氛围,立时变得松泛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徐玠自是希望周皇后身心舒畅,此时便道:“娘娘这话说的是。胎教可是很重要的,柳神医也说了,娘娘要长乐长欢喜,开开心心地才于小殿下有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嗯,本宫知道了。”周皇后笑了笑,轻轻抚着腹部,低下头柔声道:“我儿莫怕,娘在呢,娘会护着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谢禄萍与常若愚皆是满脸含笑,谢禄萍便道:“有娘娘在,小殿下定会平?#37096;到?#30340;。”

        徐玠亦在旁凑趣:“是啊,小殿下但请放心,草民也会略尽绵力,为小殿下斩妖除魔地。”

        这话引得周皇后直是笑出?#26494;?#25513;唇道:“你这孩子,又说怪话,你又不是那下山的道士,什么妖啊魔啊地,没的吓坏了本宫的娇儿。”

        说着又低头轻抚肚子道:“我儿乖哦,别听你五侄儿的怪话。”

        建昭帝乃是东平郡王的皇叔,太子殿下便也比徐玠长了一辈,叫徐玠一声“大侄子”是没错的。

        徐玠笑眯眯地不说话,心下却在磨牙。

        小屁孩,辈分倒大。

        正想着往后要怎么想法子打这孩子两下屁股出气,周皇后忽地叹了一声,面上涌出些疲色来,按着额角道:“罢了,本宫这记性啊,真是越来越差,光想着不说这些糟心事儿,却忘了本宫手头就有天大的一桩。”

        她蹙着眉,面色极为不虞,有那么一瞬甚而显得很阴郁,压着声音问:“禄萍,那个薛红衣现下是怎么个情形如何?本宫可有些日子没听见你提她了。”

        谢禄萍忙上前两步,躬腰道:“启禀娘娘,这薛红衣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,奴婢正叫?#30636;?#21602;,只到底也是前年的?#34385;?#20102;,一时半会儿还没个消息。再一个,”

        她迟疑了片刻,轻声续道:“那邓寿容已然死了,那一头的事越发不好查。”

        “真麻烦。”周皇后蹙起眉,虽明知要保持心情愉快,却也架不住愁烦上涌,语气也变得?#20054;?#36215;来:

        “这也怨本宫,前年本宫正查得好好儿的,不想忽然就病了,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。结果呢,这事儿最后还是落在本宫手头,真跟那命中注定似地。”

        她咬着嘴辰,一时间有些心浮气躁起来。

        前年之事,原本她已然查出了几分眉目,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打断。

        如今想来,那一场病,?#24598;?#24471;真是巧。

        她沉下脸来,勉力抑下翻涌的情绪,强笑?#30036;?#24464;玠道:

        “也多亏了你,替本宫甄别出了好些人手,若不然,本宫也不放心让禄萍就这么去查。真真是常年打雁,?#21767;?#38593;啄了眼。如今,那本宫都不知谁能信、谁不能信,心里也没个底。”

        “娘娘放心,草民别的本事没有,相几个婢仆的眼光还是成的。”徐玠沉声说道:

        “等娘娘回了宫,草民会再帮娘娘相些信得过的人手给娘娘使动。想来,由他们服侍娘娘并小殿下,便可保无虞了。”

        说到此节,他又正色道:?#23433;还?#33609;民还是想劝娘娘一句,最好将那柳神医也带进宫去,凡过手之物,先由她瞧上一遍,她熟知各种香料药材,总能帮上些忙。”

        周皇后闻言,面上便又添了一抹忧虑:“本宫自是会带着她的,只是,她到底只有一个人哪。”
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忽似想起什么,扬眉道:“要不,干脆便把太医院的人都罢黜了罢,既然他们不可信,倒不如齐齐扫净?#35828;?#22909;。”

        “娘娘,就算把人都撵走了,再换来一批新的,也不能保证个个可信哪,?#20063;?#27665;的相人之术,也?#27426;?#23138;仆管用,那读书识字之人惯是虚?#20445;?#33609;民也没法子逐一相准。”徐玠一脸地无奈。

        他倒也想把太医院那一个或几个内鬼揪出来,只可惜,红药前世并不知太医院之事,于是,他便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达成目标。

        是的,徐玠所谓的相人之术,实则全部来自红药的记忆。

        凡元光朝时落魄的、受欺压的宫人,基本都是可用的,反之则不可信。

        红药前世的宫中十八年,此时便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,徐玠手头的那份名单,便是她死命回忆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他此前所说亦并非虚言。

        若无红药相助,救大齐,难。

        仅只是这份可信名单,便省却了徐玠无数精力。

        周皇后亦知其理,闻言微微颔首,面色?#35789;?#36234;发阴沉。

        道理她都懂,可是,还?#35831;?#24212;得慌。

        只要一想到太医中有人图谋不轨,而她和她的孩子很快便要处在这些?#35828;?#35270;线之下,她便不可遏制地觉得后背发凉。

        她不怕自己如何,一颗心只在这未出世的孩子身上。

        徐玠见状,便又劝道:“娘娘也不必过于忧心,您可以换个角度来

        这话乃是实情。

        此前因毫无头绪,建昭帝便也没往这个方向查,如今?#35789;?#25932;在明、我在暗,陈长生等人已然浮出水面,他们的一举一动亦皆在两卫眼皮子底下,只消顺藤摸?#24076;?#24635;有一天,能够一网打尽。

        这不仅是徐玠之意,更是建昭帝之意。

        钓鱼么,线足够长、饵足够多,那大鱼才会上钩不是?

        这个道理,周皇后想必亦是明白的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她又是一声长?#23613;?

        她管不了那些男人家的争斗,唯愿这暗潮涌动的大风浪,莫要打湿了他们娘俩。

        见她始终愁眉不展,徐玠便知,这正是柳神医所说的“孕妇焦忧之症?#20445;?#26377;孕的妇人常会有这种心绪上的波动,亦是孕期一种症候。

        而其实,皇城虽有不少钉子,却远还未到周皇后所担心的程度,她显然是过虑了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这一世的建昭帝不仅身体?#21040;。页?#22530;掌控力亦仍在,两卫更是强横得很,前几日又抄了一个贪腐官员的家,而朝堂的反对之声,却比上一回杀宋贯之时小了许多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野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