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0 图穷匕见 作者:多种物质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07
  •     “输?”

        黄雄听到这个字有点不屑,但

        “得,我跟你白说了。”

        周小昆又是跟黄雄说借势,又是举例自己上次为什么赢,旁边杰西都听懂了,但黄雄似乎就不想动脑子。

        “啥啊,这钟祖德到底要搞什么?”

        黄雄看见周小昆不理自己,他还有点无语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很高兴看到大家能跟我有一样的心境,今天有幸我在会场找到了一个东西,给大家鉴赏一下,当然,这对我们守护?#24184;?#20063;有很大的?#20040;Α!?

        钟祖德冲台下的耿秋挥手,耿秋拿上去一个红木盒子,看着不大。

        底下的人其实对盒子里的东西有点好奇。

        周小昆这会其实对盒子里面的东西猜到了七八分,他这会也有点欣赏钟祖德,这种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四大家族的继承人之一啊,比王歪脖的王谭谭,这两个人简直不是在一个水平线上。

        周小昆还设想了一下,如果自己在钟祖德的那个情形下,能作的似乎并不能比现在钟祖德做的要好。

        钟祖德拿到那盒子后,没直接打开。反而是一下子跪在地上,长号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“泱泱华夏,传承有序,苍天有眼,让这蒙尘之珠再次?#36136;潰 ?

        咚!

        咚!

        咚!

        说完这话后,钟祖德珍重的冲着桌子上的那个盒子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      “不至于吧,为了赢,下这么大下血本?”

        周小昆这会也迷糊了,钟祖德也是一个体面的人,尤其是当着这么多?#35828;拿?#23376;,虽然号称是传承国学什么的,但明天他磕头的这个事还是会传出去,这对自己名声?#19981;?#26377;影响,这真的值得吗?

        “黄哥,你们这赢了,朱老会给你们什么?#20040;Γ俊?

        黄雄就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说了。

        “?#20540;埽?#36825;对普通人来说其?#24471;?#21861;,但对于我们这种世家子弟来说吧,稍微有点?#20040;Γ?#36825;世界砸说呢,会有一些特殊的世家或者是势力,朱老背后的沪市就有这么一个势力,?#30933;?#36825;个势力会挑选一些我们这些世家子弟去那边,假如我们这次赢了,按照朱老的说法,我们获得了名额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哦-——”周小昆漏出了解神情,?#20843;?#28982;不知道是什?#35789;?#21147;,但听你这说法,能赢了就去那地方,确实还不错吧。

        要是几个月之前,周小昆认识黄雄,黄雄给他说这些东西,周小昆肯定认为黄雄在吹牛逼,但现在周小昆更多的是?#38405;?#20010;特殊势力的好奇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什么啊,怎么可能就直接就去,而是有了这次被选拔的名额,?#30933;?#37027;地方就选十个人,而且是在一千个?#35828;?#20013;选择,像是我们这种普通人,最开始连做备选的资格都?#25381;小!?

        周小昆刚才还琢磨想去看看这地方到底是什?#35789;?#21147;,现在听说那地方连黄家都自称是普通人,他心里那好奇立马就被浇灭了。

        他们俩说话这当口,上面钟祖德终于是做完了自己的全套的仪式。

        “天启!”

        “开箱!”

        “出《敝昔医书》!”

        随着钟祖德那唱戏一样的高喊,他这箱?#21448;?#20110;是打开了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        周小昆对这东西完全是?#21543;?#30340;,跟黄雄的反应差不多,两个人圣者脖子往台上看。

        这其实是比较专业的东西,大家大多数?#35828;?#21453;应跟周小昆差不多,但也有不少人脸上漏出激动的红晕。

        “扁鹊医书,是扁鹊医书!”

        “扁鹊,是历史上的那个扁?#24503;穡?#20182;的医书吗?”

        这医书名字不少人都?#21543;?#20294;扁鹊的名字可是耳熟能详。

    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春秋时期的扁鹊,其实国外很多人对?#24184;?#37117;是不相信的,尤其是对古代的那些神医之类的嗤之以鼻,扁鹊其实就是他们怀疑的对象之一,说这是我们华夏人杜撰的,但在93年的蓉城,发掘出了一些竹简医书,经历?#36153;?#23478;考证,这居然刻录的是《扁鹊医书》,这其中一册就是《敝昔医书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,没错,这《敝昔医书》就是《扁鹊医书》中的一册,想不到还真有识货的人。”

        这会人群中站起一个胖子,这胖子不高,估计?#24187;?#19971;都不到,但很胖,刚才站起来这动作都是别人扶着他做到的。

        “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是蓉城秦先生,当年要不是秦先生,这部《敝昔医书》就差点流落到国外去了,今天有幸能见到这本神书,还多亏了秦先生。”

        钟祖德稍微介绍了一下这个胖子,但没有细说。

        有些东西细说就没意思了,比如这东西当年是发掘出来的,但为什么会到这胖子手里,而且元省地处中原,蓉城在西南,隔着十万八千里,大家对这胖子也不是很熟悉。

        “对了,秦先生那边多有稀奇的玩意,也有一些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,大家如果有兴趣,可以去联系他。别忘了,他可是护道?#24184;?#30340;践行者,大家都是一家人!”

        对这秦先生,钟祖德介绍到这,就没继续说了。

        今天其实也凑巧,在钟祖德认为应该是天助他也,自己刚想要寻觅一些关于医术上的东西,耿秋就找到了这秦胖子,还带来这么?#21269;?#30340;东西,简?#26412;?#26159;瞌睡有?#35828;?#26517;头。

        但秦胖子这人,钟祖德是真不希望有啥过多联系,简单的来说,秦胖子这人不干净,耿秋介绍说这人背后可能有一波盗墓贼,所?#38405;?#24597;是在他手里拿到了东西,钟祖德帮他打广告也就那么简单的一句。

        “刚才那钟祖德说那破竹简是什?#35789;?#20195;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具体没说,扁鹊的话是春秋时代的,但那医书可能是后来刻录的,但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这是医书啊,这天时地利人和,钟祖德占尽了,我们真完了。”

        果然,鉴于刚才大家情绪已经完全被钟祖德给调动,又听说这本书证明?#35828;?#24180;扁鹊的存在,弘扬了?#24184;?#31934;神,打了国外的脸,不少人已经把这这书奉若医典。

        “朱老,刚才您说要主持的比赛,现在是不是时间到了?小子汗颜,于情于理不该拿出这《敝昔医书》来比赛,但为了弘扬我们?#24184;?#25991;化,我还是斗胆决定让这医书亮世,给大家点评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朱老,不知道这个医书,可配这次比赛?”

        朱老其实跟周小昆差不多时候知道了这钟祖德要干什么,现在听见钟祖德?#39318;?#24049;那话,也是有点头大,本来想说让这两个人用?#25512;?#26041;式解决下冲突,也顺便?#20040;?#19979;他们,但谁想到从周小昆开始,这就正经出牌了,到钟祖德这边,别的先不说,民族大义跟传承先弄一套,诚然这东西是重要的,但最能裹挟情绪,关键一些东西不能量化啊。

        尤其钟祖德最后这些话,那一句配不配,朱老都大?#22411;?#30140;,他有心说比赛就比物品,但这会他能说出口吗?

        而且,现在这种情况下,周小昆拿出什么能跟这医书想比啊?

        可以说,现在就就算是拿出司母戊鼎这种超级大?#36924;?#30340;国宝,都够呛能比得过现在这本医书。

        天时地利人和不说,这本医书简?#26412;?#26159;奉天承运而出。

        “配,国之精粹,无价之宝,自然是配的。”

        朱老接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腹诽了一句,还问配不配,我直?#26377;?#24067;你这把赢了算了。

        在他印象中,只要周小昆不是傻子,自然不会拿出任?#25105;?#20010;东西来跟这本医书相比。

        毕竟,大势不可违,众意不可违。

        “我靠,这?#31245;?#20040;办,刚才钟祖德说了半天,原来是在这等着我们,我们现在无论拿什么东西都不可能赢这医书了啊,就算是能赢,我们也不可以赢啊!”

        终于,连黄雄都认清楚了这个局面。

        假如周小昆他们赢了,岂不是说他们赢了华夏传承的?#24184;剑?#22312;场的那些护道者,哪个能答应?

        毕竟众怒不肯犯。

        “周小昆,到你们了,你们有什么东西拿出来?”

        钟祖德在看见气氛终于烘托到了这,剑指周小昆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想着弃权,国宝一出,须有陪衬,如果你连陪衬都找不出,岂不是瞧?#40644;?#36825;国宝!”

        得,周小昆这下?#29260;?#37117;不可能了。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野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