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7 办丧事 作者:谢其零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29
  •     兄妹俩一起沉默,都不知该怎么办,范康是没脸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既然你?#19981;凍录?#22899;,为?#25105;?#23094;表姐?”

        范婉珍还是忍不住责问三哥,多少年了,以前

        可是现在知道表姐生了个女儿,侄女当孤女长大,明明有父亲有祖母家人,却孤零零长大。

        她痛恨这种不负责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“外祖母身子不好,我怕说了……,我以为娶了表姐这辈子也就这样,没想到华原……,我不想负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所?#38405;?#23601;负了表姐?表姐是你结发,我问过咱娘,那是你亲外甥女,怎么忍心……,陈华原是嫡妻,表姐哪?如今表姐的孩子算什么?是私生女吗?三哥,你怎么对侄女说?我?#37117;?#20960;百年立世?#24247;?#26159;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范康两手捂耳,痛苦道:“别说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听着三哥的痛哭声,范婉珍无语,?#37117;?#24590;么会有这样的人,父亲知道会气晕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你不能再冲动,这事得好好想想,怎么给娘说,娘说不知表姐下落,死不瞑目。还?#20804;?#22899;,她不能?#26143;?#23064;的名字,那是大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是大不敬,可是怎么给侄女说,说你爹停妻再娶,抛弃你们母女,让你成为孤儿长大。

        然后说不能认你回?#37117;遙?

        怎么张得了口?

        范康趴在桌上,肩膀颤抖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心不忍,哥哥这些年知道自己当年莽撞,也没松快过,年纪轻轻,?#32426;?#32039;锁。

        她几次想痛斥,又说不出口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你好好想想,别冲动,我回去也好好想想,过几天再来。”

        范康没动,范婉珍叹口气走了。

        一夜无眠,范康独自坐了一夜,陈华原来了几次,他没开门,女儿在门外哀哀的哭,他没出声。

        天快亮了,突然,急匆匆的?#22969;?#22768;。

        “三老爷,老夫人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范康猛地站起,一阵眩晕,扶着桌子站稳,疾步往外走,却差点摔倒。

        院里乱哄哄,看见大哥大嫂往母亲院里跑过去。

        几个下人?#24597;?#22312;门口站着。

        大哥急喊:“快去叫大夫!”

        有人回话说已经派人去?#23567;?

        范康冲进去,见大哥去探母亲呼吸,大嫂摸着母亲的手。

        大夫急匆匆?#20384;矗?#25720;了摸脉,拿出银针对着人中扎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一会母亲吐口气,慢慢睁开眼。

        “娘看见你姨?#31119;?#35828;找到木兰了,她带木兰回家,你姨母说永远不要再见面。娘累了,娘要给你姨母赔罪,给你外祖母赔罪,不…不让陈……戴……”

        费劲说完了这些,最后一句谁也不知道她说什么,站在范康身后?#20384;?#30340;陈华原一脸惨?#20303;?

        她知道婆婆说的是什么,不让她戴孝,?#20102;?#37117;不认她这个儿媳!

        我偏偏要给你披麻戴孝,要用嫡妻的身份给你披麻戴孝!

        范源带头跪下大哭,屋里一片哭声。

        范太爷出远门不在家,范源范康上书丁忧,?#37117;?#22823;门一片白色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一身孝衣一家人回来,她痛哭之后,看见三哥跪在那两眼红肿眼里充血,陈华原跪在三哥身后。

        看着大哥,她无法质问三哥,为?#25105;?#26202;上母亲就没了,三哥到底说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三天后,范太爷赶回来,扑棺痛哭,丧仪开始,各府人来吊丧。

        作为亲家,清河郡王?#24598;?#20102;人,云容婚事因为范太爷不在家,还没开始说媒,虽然王家已经同意,但还不是姻亲,婚事只能一年后再提。

        陈华原心急如焚,她才知道婆婆手上有丈夫和焦木兰的婚书,如果让?#37117;?#20854;他人看见,凭?#37117;?#30340;行事,她得降为妾。

        收买婆婆院里的下人说没找到,大房夫?#35828;?#20154;守着正院,不?#20197;?#32763;。

        沈夫人拿着婚书,她明白了婆婆为何这么多年来吃斋念佛,明白了临死前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明白了清河郡王妃为?#25105;?#32473;云容做那个媒。

        婚书上的日期可比陈华原的婚书日期早,可这个拿出来,?#37117;?#23601;完了,自己丈夫儿子以后也得受连累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藏着它,自己心安吗?#31185;?#23110;后半辈?#26377;哪?#23433;痛苦煎熬,她难道也要这样?丈夫知道了能原谅她?

        沈夫人把婚书藏好,暂且不动,看看三房会如何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知道母亲临死前说的话,冲到三哥院里,把下人都打发走,指着陈华原说:“是你害死我娘,你没脸给我娘戴孝!不是你,我三哥怎么会做出停妻再娶的事?我娘怎么会日夜受煎熬?都是因为你不要脸的死缠着我哥!”

        陈华原咬着嘴唇,哆嗦着站不稳。

        “我先认识康哥,我和康哥情投意合,康哥说会娶我!”

        “一对没廉耻!呸!”

        范婉珍怒斥完走了,陈华原抚面痛哭,门外范云容惨白着脸。

    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        我是?#37117;?#23265;女,是娘的骄傲,爹娘怎么会是这样?

        我和弟弟该如何?

        范云容顾不上询问母亲,?#21482;?#36305;了。

        ?#37117;?#20007;事,外人也就叹息一声,听说范老夫人多年身子不好,走了也没啥奇怪,就是范源丁忧三年,该谁补他的缺?皇上会不会夺情?

        众人关心的是这个。

        倪?#30142;?#36825;阵子寝食难安,他?#20804;?#26412;能,从面相上能看出是否是一家人,从没错过。

        今年见了范康,本能觉得乐娘子和他相象,他去过松山口,知道乐娘子身世,以为乐娘子是范康年少时在外惹得?#19968;?#20538;,因为范康嫡妻是郡王府?#24405;?#22899;。

        可有次去孟府,发现范康站在孟府附近,倪?#30142;?#20599;着看,见范康站了好久,脸色悲哀。

        所?#38405;咚疾趴?#23450;乐娘子是?#37117;夜?#32905;。

        按道理应该让乐娘子知道亲人是谁,可是怎么说?你是私生女?#30475;?#20837;自己想一下,还不如以为自己是孤儿哪。

        所以几次想给高阳荣说,犹豫,没有张口。

        现在知道?#37117;?#32769;夫人去世,倪?#30142;?#19981;知道要不要说。他觉得那是乐娘子祖?#31119;?#35813;戴孝,可是让人家怎么戴孝?

        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又想那个范康不是东西,知道了是自己女儿,为何不认?不让女儿给祖母戴孝?

        血肉骨亲那是天伦!

        唉!人家亲生父亲都不管,我日夜难安是为何?

        难怪高阳荣说好奇心害死猫,我没好奇,可是知道别人隐秘,也要害死我。

        倪?#30142;?#36305;去高家,高阳荣和以前一样,又想:如果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私生女,他会如何?高?#19968;?#22914;何?

        这个世道,孤儿让人怜悯,私生女谁?#19968;?#25509;纳当嫡妻?

        还是不说了,回去想法忘了这事,别给别人添烦恼。

        倪?#30142;?#21457;誓,以后对任何事情不好奇,不做那被好奇心害死的猫!

        又觉得冤枉,他没好奇乐娘子的身世,是眼睛看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摔!戴眼罩睡觉!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野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