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57 辦喪事 作者:謝其零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9-06
  •     兄妹倆一起沉默,都不知該怎么辦,范康是沒臉說話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既然你喜歡陳家女,為何要娶表姐?”

        范婉珍還是忍不住責問三哥,多少年了,以前

        可是現在知道表姐生了個女兒,侄女當孤女長大,明明有父親有祖母家人,卻孤零零長大。

        她痛恨這種不負責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“外祖母身子不好,我怕說了……,我以為娶了表姐這輩子也就這樣,沒想到華原……,我不想負她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所以你就負了表姐?表姐是你結發,我問過咱娘,那是你親外甥女,怎么忍心……,陳華原是嫡妻,表姐哪?如今表姐的孩子算什么?是私生女嗎?三哥,你怎么對侄女說?我范家幾百年立世靠的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范康兩手捂耳,痛苦道:“別說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聽著三哥的痛哭聲,范婉珍無語,范家怎么會有這樣的人,父親知道會氣暈過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你不能再沖動,這事得好好想想,怎么給娘說,娘說不知表姐下落,死不瞑目。還有侄女,她不能叫親娘的名字,那是大……”

        那是大不敬,可是怎么給侄女說,說你爹停妻再娶,拋棄你們母女,讓你成為孤兒長大。

        然后說不能認你回范家?

        怎么張得了口?

        范康趴在桌上,肩膀顫抖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心不忍,哥哥這些年知道自己當年莽撞,也沒松快過,年紀輕輕,眉頭緊鎖。

        她幾次想痛斥,又說不出口。

        “三哥,你好好想想,別沖動,我回去也好好想想,過幾天再來。”

        范康沒動,范婉珍嘆口氣走了。

        一夜無眠,范康獨自坐了一夜,陳華原來了幾次,他沒開門,女兒在門外哀哀的哭,他沒出聲。

        天快亮了,突然,急匆匆的敲門聲。

        “三老爺,老夫人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范康猛地站起,一陣眩暈,扶著桌子站穩,疾步往外走,卻差點摔倒。

        院里亂哄哄,看見大哥大嫂往母親院里跑過去。

        幾個下人慌亂在門口站著。

        大哥急喊:“快去叫大夫!”

        有人回話說已經派人去叫。

        范康沖進去,見大哥去探母親呼吸,大嫂摸著母親的手。

        大夫急匆匆趕來,摸了摸脈,拿出銀針對著人中扎下去。

        一會母親吐口氣,慢慢睜開眼。

        “娘看見你姨母,說找到木蘭了,她帶木蘭回家,你姨母說永遠不要再見面。娘累了,娘要給你姨母賠罪,給你外祖母賠罪,不…不讓陳……戴……”

        費勁說完了這些,最后一句誰也不知道她說什么,站在范康身后趕來的陳華原一臉慘白。

        她知道婆婆說的是什么,不讓她戴孝,至死都不認她這個兒媳!

        我偏偏要給你披麻戴孝,要用嫡妻的身份給你披麻戴孝!

        范源帶頭跪下大哭,屋里一片哭聲。

        范太爺出遠門不在家,范源范康上書丁憂,范家大門一片白色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一身孝衣一家人回來,她痛哭之后,看見三哥跪在那兩眼紅腫眼里充血,陳華原跪在三哥身后。

        看著大哥,她無法質問三哥,為何一晚上母親就沒了,三哥到底說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三天后,范太爺趕回來,撲棺痛哭,喪儀開始,各府人來吊喪。

        作為親家,清河郡王也來了人,云容婚事因為范太爺不在家,還沒開始說媒,雖然王家已經同意,但還不是姻親,婚事只能一年后再提。

        陳華原心急如焚,她才知道婆婆手上有丈夫和焦木蘭的婚書,如果讓范家其他人看見,憑范家的行事,她得降為妾。

        收買婆婆院里的下人說沒找到,大房夫人的人守著正院,不敢再翻。

        沈夫人拿著婚書,她明白了婆婆為何這么多年來吃齋念佛,明白了臨死前沒說完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。明白了清河郡王妃為何要給云容做那個媒。

        婚書上的日期可比陳華原的婚書日期早,可這個拿出來,范家就完了,自己丈夫兒子以后也得受連累。

        可是,藏著它,自己心安嗎?婆婆后半輩子心難安痛苦煎熬,她難道也要這樣?丈夫知道了能原諒她?

        沈夫人把婚書藏好,暫且不動,看看三房會如何。

        范婉珍知道母親臨死前說的話,沖到三哥院里,把下人都打發走,指著陳華原說:“是你害死我娘,你沒臉給我娘戴孝!不是你,我三哥怎么會做出停妻再娶的事?我娘怎么會日夜受煎熬?都是因為你不要臉的死纏著我哥!”

        陳華原咬著嘴唇,哆嗦著站不穩。

        “我先認識康哥,我和康哥情投意合,康哥說會娶我!”

        “一對沒廉恥!呸!”

        范婉珍怒斥完走了,陳華原撫面痛哭,門外范云容慘白著臉。

        怎么會這樣?

        我是范家嫡女,是娘的驕傲,爹娘怎么會是這樣?

        我和弟弟該如何?

        范云容顧不上詢問母親,倉皇跑了。

        范家喪事,外人也就嘆息一聲,聽說范老夫人多年身子不好,走了也沒啥奇怪,就是范源丁憂三年,該誰補他的缺?皇上會不會奪情?

        眾人關心的是這個。

        倪思才這陣子寢食難安,他有種本能,從面相上能看出是否是一家人,從沒錯過。

        今年見了范康,本能覺得樂娘子和他相象,他去過松山口,知道樂娘子身世,以為樂娘子是范康年少時在外惹得桃花債,因為范康嫡妻是郡王府陳家女。

        可有次去孟府,發現范康站在孟府附近,倪思才偷著看,見范康站了好久,臉色悲哀。

        所以倪思才肯定樂娘子是范家骨肉。

        按道理應該讓樂娘子知道親人是誰,可是怎么說?你是私生女?帶入自己想一下,還不如以為自己是孤兒哪。

        所以幾次想給高陽榮說,猶豫,沒有張口。

        現在知道范家老夫人去世,倪思才不知道要不要說。他覺得那是樂娘子祖母,該戴孝,可是讓人家怎么戴孝?

        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,又想那個范康不是東西,知道了是自己女兒,為何不認?不讓女兒給祖母戴孝?

        血肉骨親那是天倫!

        唉!人家親生父親都不管,我日夜難安是為何?

        難怪高陽榮說好奇心害死貓,我沒好奇,可是知道別人隱秘,也要害死我。

        倪思才跑去高家,高陽榮和以前一樣,又想:如果知道自己的未婚妻是私生女,他會如何?高家會如何?

        這個世道,孤兒讓人憐憫,私生女誰家會接納當嫡妻?

        還是不說了,回去想法忘了這事,別給別人添煩惱。

        倪思才發誓,以后對任何事情不好奇,不做那被好奇心害死的貓!

        又覺得冤枉,他沒好奇樂娘子的身世,是眼睛看出來的。

        摔!戴眼罩睡覺!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野狼游戏
球探足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湖南丫丫麻将有什么技巧 幸运3D走势图 海南麻将官方 2018西甲球队关系 棋牌游戏网址谁有 黑龙江6例 下载黑龙江11选5官方 网赚推广平台 哈尔滨麻将机排风 甘肃11选5 60期 云南11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网络兼职赚钱吗 网络项目博客 青海快三走势图电子版 快乐彩12选五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