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者-> 都市言情-> 《锦堂归燕》->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营救
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营救 作者:风光霁月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13
  •     黑暗的林中,雪光映着月光好火把上的暖光,?#20204;?#23452;宁能清晰

        背后的那一箭正在后腰处,正是要害,大腿上的贯穿伤也伤着了血管,鲜血丝丝缕缕的在雪地上燃成了一朵红莲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的眼泪一下子涌了?#20384;礎?
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是麻烦精,我不好,你别说话了,?#19968;?#25937;你的,我一定会救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她勉力站起来,用尽全力的喊着:“冰糖,冰糖!”

        可是林子很大,眼?#26263;?#25112;况混乱,兵刃相碰声和喊打喊杀声不绝于耳,冰糖藏在东南方向,一时间根本就听不见。

        天机子翻了个白眼,虚弱的骂道:“你嚷什么嚷,怕追兵?#20063;?#21040;你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?#25300;一?#37324;,有,有药。”几句?#26263;?#21151;夫,天机子越发的虚弱了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赶紧上前,艰难的扶着天机子侧身,在她胸前摩挲。

        先拿出来的是一个散开的油纸包,里面是夹着熏肉的大饼,又拽出个包裹?#40092;?#30340;油纸包,那形状一看就是个鸡腿。

        天机子直撇嘴,眼看着秦宜宁从她怀里拽出五个装零嘴儿的油纸包,这才摸出一个小瓷瓶来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顾不上其他,扒开瓶塞就往天机子嘴里倒。

        “太,太,苦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你自己的救命药,苦也要吃!”

        天机子虚弱的吞了药,趴在地上,口中还不住的喃喃:“难道,本仙姑,注定有此一劫,你这个变数,麻烦,都怨你,我,若,若不是你,本仙姑还有几十年,几十年可以吃吃喝喝,潇洒快活,都是你这个,**烦,大变数,都是你!”

    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我带累你了,你省些力气,我一定会让冰糖救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呸!我,我才不相信你,你一定,一定巴不得我,立刻蹬腿儿!”

        咬牙切齿的说完这一句,天机子的声音弱了下去,头一歪,便倒在了雪地里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一声哽咽,不敢去探天机子的鼻息。

        又是这样,?#30475;?#37117;是这样,上次樱井就是为她而死,现在又有人为了救她……

        她不比什么人高贵多少,凭什么她的生命,要靠别?#35828;?#29306;牲来换?天机子的确行事诡异充满算计,她不顾逄枭的意愿,决心要将逄枭推上那个九五之尊的位子,为了达成目的的确是不择手段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?#20260;?#21448;凭什么将自己的生存,建立在天机子的牺牲之上,何况她还是穆静湖的师尊?

        ?#24052;?#22915;,你怎么样!”

        陡坡上战斗告一段落,汤秀带着人身手利落的滑了下来,见秦宜宁?#20063;?#32937;胛处插着一根箭,鲜血将她衣裳浸染了一片,心就突突直跳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惨白着脸摇头:“我无大碍,快,抬着仙姑,咱们快去找冰糖他们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汤秀立即命随行的精虎卫将天机子抬起来,自己则是到了一声?#26263;?#32618;”,便扶着秦宜宁的走向她所指的方位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将外袍外的腰带接下来,草草的绑了一下右肩以止血,但是过度疲劳,大病?#20174;?#20043;下,依旧一阵阵的眼前发黑。

        她完全是撑着一口气在坚持,她还没看到孩子们平安,还没让冰糖为天机子救治,如?#25105;?#19981;能在这个时候失去意识。

        汤秀架着秦宜宁,只觉得她的脚步越来越重,自己也越发的担忧了。

        ?#24052;?#22915;,您坚持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秦宜宁耳边像是有千百只苍蝇在乱飞,许久才?#20174;?#36807;来汤秀是在与她说话,勉强点点头,安抚道:“没事,?#19968;?#25745;得住。”

        汤秀见秦宜宁的模样,越发的担忧了,?#24052;?#22915;,得罪了。”他将佩刀交给一旁同袍,干脆将秦宜宁抱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就已经被汤秀横抱起来。这一动作,她肩头的血由?#36153;?#20986;一些,落在雪地上发出了声响。

        这时根本也顾不上什么?#20449;?#22823;防,救人要紧,汤秀抱着秦宜宁便?#28044;?#20102;步伐,其余人抬着天机子,也同样脚步急促。

        秦宜宁渐渐的失去了力气,再也不能挺直?#26412;?#19981;让自己靠在汤秀身上,她缓缓闭上眼,浑身都是侵入骨髓的寒冷,心里像被人塞进了一个大冰块,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眉毛和发梢都快结冰了。

        感觉到秦宜宁的身?#26144;?#24213;软了下来,汤秀低头见人晕了过去,差点吓的魂飞魄散。

        “快找人!冰糖!谢先生!”

        “冰糖!寄?#30130;?#20320;们在?#27169; ?

        “谢先生,你们在?#27169; ?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众人一路按着秦宜宁说的方向搜寻,一面焦急的大喊着求助,很快,便听见有前方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,随即便是谢岳的声音:“可是汤秀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我!”汤秀高声应答,抱着秦宜宁跑了过去,“冰糖呢?快给王妃看看!王妃受伤了!”

        一听说秦宜宁受了伤,原本藏在树洞里的几人都吓了一跳,?#36861;着?#20102;出来。

        他们对天机子所说的原本半信半疑,想着什么生门,什么方向,或许只是随便一说,只是没想到,谢?#26469;?#30528;众人依着天机子所言的方向,果真找到了那隐秘的树洞!

        他们将自己藏起来,听着远处的打斗声,提着心等消息。

        谁知道等到的就是秦宜宁受?#35828;南?#24687;!

        寄云第一个扑过来。

        汤秀见了寄?#30130;?#31105;不住咧嘴笑了:“寄?#30130;?#20320;怎么样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寄云一看到秦宜宁半边身子都是血,肩头还穿出一截箭头,眼泪就掉了下来,“怎么会这样呢!我该跟着王妃的!怎么会伤成这样了!”

        汤秀忙将秦宜宁放下,冰糖急匆匆的过来检查了一番,将秦宜宁的衣裳扯开,隔着里衣在她肩膀附近扎了几针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不行,得寻个干净暖和的地方,好为王妃拔箭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冰糖姑娘,你在看看她的情况。刚才是她为王妃挡了箭,王妃一直急着要你救她。”另两名精虎卫将天机子放在?#35828;?#19978;。

        冰糖心里咯噔一跳,赶忙去看,当看到箭矢的位置,眼泪就掉下来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师尊……”

        ?#32972;?#22312;大燕,她被宁王送到仙姑观,到底做了天机子几天的徒弟,受了天机子的庇护。虽然现在他们立场不同了,可这份恩情冰糖不会忘。

        寄?#24179;?#24613;的道:“冰糖,仙姑怎样了?”

        冰糖抽抽鼻子,“情况不?#27490;邸!被?#22836;看着周围的精虎卫们,“附近能不能寻个地方来,王妃和仙姑的伤势都需要尽快处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再往前是刘家村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王妃和仙姑都禁不起折腾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要不就在这里吧?”谢岳回头指着刚才几人藏身的树洞,“虽?#35805;?#20102;一些,但是两个人?#19978;?#27809;问题。”

        眼下情况紧急,也?#36824;?#22827;去挑选地方了。冰糖想了想,便点头。

        钟大掌柜急忙将自己的棉氅脱下来铺在树洞地上,谢岳也将自己的棉氅脱了。汤秀等人则是去寻了干树枝,在洞口外点了火?#36873;?

        众人猫着腰将天机子和秦宜宁都抬了进去。冰糖和寄云随后猫着腰进去,寄云为冰糖掌灯打下手。

        此时,惊蛰等?#35828;?#25112;斗已经告一段落,追踪的京畿卫全部?#24187;穡?#32780;秦宜宁这边的人有十来个受了不同程度的伤,相互搀扶着来到秦宜宁所在树洞周围。

        除了天机子带来的那十余人,众人彼此都?#40092;叮?#30456;互见了礼,都关心的询问起秦宜宁的情况。

        汤秀低声道:?#24052;?#22915;与仙姑都受了伤,此时冰糖姑娘正在救治。情况还未明。”

        一听天机子受了伤,那十几个男子都一改方才的放松和懒散,蹭的站起身来,“什么!掌门受了伤?!”

        原来这些人都是天机门的门人。

        为首的男子站了出来,与汤秀、谢岳等人行礼。

        “在下方海玲有礼。”

        “方少侠有礼。”谢岳回礼。

        “敢问先生,掌门她情况如何了?”

        谢岳叹息道:“方才听冰糖姑娘说,仙姑她伤两处箭伤,一处伤在要害,情况不容?#27490;邸!?

        方海玲与身后黑衣男子都是一阵沉默,霜打了一样耷拉着脑袋。

        谢岳、钟大掌柜、廖知秉几人原本对天机子没有什么好印象,可这一次天机子?#35789;?#20026;了王妃挡箭?#24597;?#30340;如此境地,大家心里对她多少都有些关切和愧疚,气氛一时压抑非常。

        汤秀带着人用随身携带的容器取雪水来烧,送进树洞给冰糖用。不多?#26412;?#35201;有血水倒出,再还新的水进去。

        足过了三个多时辰,天色快亮起来,冰糖才疲惫的与寄?#25735;?#25206;着从树洞出来。

        此时众人已经疲惫的相互依靠着打了好几起盹儿,听见动静,谢岳第一个睁开眼。

        “冰糖姑娘,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冰糖道:“情况暂时稳定了,但都不?#27490;郟?#21681;们还是立即寻个安稳的所在,让王妃和仙姑休养要紧,这荒?#23478;暗?#37324;的,什么都不方便,需要用什么药材也没?#23567;!?

  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坐在篝火旁的乳母也道:“小小姐和小少爷也禁不起总这么折腾。”虽然两位乳母都将孩子揣在自己怀里,外面还都披着其余精虎卫给的大氅,可孩子到底在襁褓中,如何受得了天寒地冻的环境?

        谢岳道:“咱们现在最好不要依着原路去刘家村。现在京城还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,待到追查至此处,必定会立?#27492;?#30528;路往刘家村去。”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
野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