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錦堂歸燕》->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營救
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營救 作者:風光霽月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9-25
  •     黑暗的林中,雪光映著月光好火把上的暖光,讓秦宜寧能清晰

        背后的那一箭正在后腰處,正是要害,大腿上的貫穿傷也傷著了血管,鮮血絲絲縷縷的在雪地上燃成了一朵紅蓮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的眼淚一下子涌了上來。
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是麻煩精,我不好,你別說話了,我會救你的,我一定會救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她勉力站起來,用盡全力的喊著:“冰糖,冰糖!”

        可是林子很大,眼前的戰況混亂,兵刃相碰聲和喊打喊殺聲不絕于耳,冰糖藏在東南方向,一時間根本就聽不見。

        天機子翻了個白眼,虛弱的罵道:“你嚷什么嚷,怕追兵找不到你?”

        “可是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懷里,有,有藥。”幾句話的功夫,天機子越發的虛弱了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趕緊上前,艱難的扶著天機子側身,在她胸前摩挲。

        先拿出來的是一個散開的油紙包,里面是夾著熏肉的大餅,又拽出個包裹嚴實的油紙包,那形狀一看就是個雞腿。

        天機子直撇嘴,眼看著秦宜寧從她懷里拽出五個裝零嘴兒的油紙包,這才摸出一個小瓷瓶來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顧不上其他,扒開瓶塞就往天機子嘴里倒。

        “太,太,苦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這是你自己的救命藥,苦也要吃!”

        天機子虛弱的吞了藥,趴在地上,口中還不住的喃喃:“難道,本仙姑,注定有此一劫,你這個變數,麻煩,都怨你,我,若,若不是你,本仙姑還有幾十年,幾十年可以吃吃喝喝,瀟灑快活,都是你這個,**煩,大變數,都是你!”

        “是我不好,我帶累你了,你省些力氣,我一定會讓冰糖救你!”

        “呸!我,我才不相信你,你一定,一定巴不得我,立刻蹬腿兒!”

        咬牙切齒的說完這一句,天機子的聲音弱了下去,頭一歪,便倒在了雪地里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一聲哽咽,不敢去探天機子的鼻息。

        又是這樣,每次都是這樣,上次櫻井就是為她而死,現在又有人為了救她……

        她不比什么人高貴多少,憑什么她的生命,要靠別人的犧牲來換?天機子的確行事詭異充滿算計,她不顧逄梟的意愿,決心要將逄梟推上那個九五之尊的位子,為了達成目的的確是不擇手段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可她又憑什么將自己的生存,建立在天機子的犧牲之上,何況她還是穆靜湖的師尊?

        “王妃,你怎么樣!”

        陡坡上戰斗告一段落,湯秀帶著人身手利落的滑了下來,見秦宜寧右側肩胛處插著一根箭,鮮血將她衣裳浸染了一片,心就突突直跳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慘白著臉搖頭:“我無大礙,快,抬著仙姑,咱們快去找冰糖他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湯秀立即命隨行的精虎衛將天機子抬起來,自己則是到了一聲“得罪”,便扶著秦宜寧的走向她所指的方位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將外袍外的腰帶接下來,草草的綁了一下右肩以止血,但是過度疲勞,大病未愈之下,依舊一陣陣的眼前發黑。

        她完全是撐著一口氣在堅持,她還沒看到孩子們平安,還沒讓冰糖為天機子救治,如何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失去意識。

        湯秀架著秦宜寧,只覺得她的腳步越來越重,自己也越發的擔憂了。

        “王妃,您堅持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秦宜寧耳邊像是有千百只蒼蠅在亂飛,許久才反應過來湯秀是在與她說話,勉強點點頭,安撫道:“沒事,我還撐得住。”

        湯秀見秦宜寧的模樣,越發的擔憂了,“王妃,得罪了。”他將佩刀交給一旁同袍,干脆將秦宜寧抱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眼前一陣天旋地轉,就已經被湯秀橫抱起來。這一動作,她肩頭的血由擠壓出一些,落在雪地上發出了聲響。

        這時根本也顧不上什么男女大防,救人要緊,湯秀抱著秦宜寧便加快了步伐,其余人抬著天機子,也同樣腳步急促。

        秦宜寧漸漸的失去了力氣,再也不能挺直脖頸不讓自己靠在湯秀身上,她緩緩閉上眼,渾身都是侵入骨髓的寒冷,心里像被人塞進了一個大冰塊,她甚至覺得自己的眉毛和發梢都快結冰了。

        感覺到秦宜寧的身子徹底軟了下來,湯秀低頭見人暈了過去,差點嚇的魂飛魄散。

        “快找人!冰糖!謝先生!”

        “冰糖!寄云,你們在哪!”

        “謝先生,你們在哪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眾人一路按著秦宜寧說的方向搜尋,一面焦急的大喊著求助,很快,便聽見有前方不遠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,隨即便是謝岳的聲音:“可是湯秀嗎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我!”湯秀高聲應答,抱著秦宜寧跑了過去,“冰糖呢?快給王妃看看!王妃受傷了!”

        一聽說秦宜寧受了傷,原本藏在樹洞里的幾人都嚇了一跳,紛紛爬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他們對天機子所說的原本半信半疑,想著什么生門,什么方向,或許只是隨便一說,只是沒想到,謝岳帶著眾人依著天機子所言的方向,果真找到了那隱秘的樹洞!

        他們將自己藏起來,聽著遠處的打斗聲,提著心等消息。

        誰知道等到的就是秦宜寧受傷的消息!

        寄云第一個撲過來。

        湯秀見了寄云,禁不住咧嘴笑了:“寄云,你怎么樣?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寄云一看到秦宜寧半邊身子都是血,肩頭還穿出一截箭頭,眼淚就掉了下來,“怎么會這樣呢!我該跟著王妃的!怎么會傷成這樣了!”

        湯秀忙將秦宜寧放下,冰糖急匆匆的過來檢查了一番,將秦宜寧的衣裳扯開,隔著里衣在她肩膀附近扎了幾針。

        “這樣不行,得尋個干凈暖和的地方,好為王妃拔箭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冰糖姑娘,你在看看她的情況。剛才是她為王妃擋了箭,王妃一直急著要你救她。”另兩名精虎衛將天機子放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冰糖心里咯噔一跳,趕忙去看,當看到箭矢的位置,眼淚就掉下來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師尊……”

        當初在大燕,她被寧王送到仙姑觀,到底做了天機子幾天的徒弟,受了天機子的庇護。雖然現在他們立場不同了,可這份恩情冰糖不會忘。

        寄云焦急的道:“冰糖,仙姑怎樣了?”

        冰糖抽抽鼻子,“情況不樂觀。”回頭看著周圍的精虎衛們,“附近能不能尋個地方來,王妃和仙姑的傷勢都需要盡快處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再往前是劉家村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王妃和仙姑都禁不起折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要不就在這里吧?”謝岳回頭指著剛才幾人藏身的樹洞,“雖然矮了一些,但是兩個人躺下沒問題。”

        眼下情況緊急,也沒工夫去挑選地方了。冰糖想了想,便點頭。

        鐘大掌柜急忙將自己的棉氅脫下來鋪在樹洞地上,謝岳也將自己的棉氅脫了。湯秀等人則是去尋了干樹枝,在洞口外點了火堆。

        眾人貓著腰將天機子和秦宜寧都抬了進去。冰糖和寄云隨后貓著腰進去,寄云為冰糖掌燈打下手。

        此時,驚蟄等人的戰斗已經告一段落,追蹤的京畿衛全部被滅,而秦宜寧這邊的人有十來個受了不同程度的傷,相互攙扶著來到秦宜寧所在樹洞周圍。

        除了天機子帶來的那十余人,眾人彼此都認識,相互見了禮,都關心的詢問起秦宜寧的情況。

        湯秀低聲道:“王妃與仙姑都受了傷,此時冰糖姑娘正在救治。情況還未明。”

        一聽天機子受了傷,那十幾個男子都一改方才的放松和懶散,蹭的站起身來,“什么!掌門受了傷?!”

        原來這些人都是天機門的門人。

        為首的男子站了出來,與湯秀、謝岳等人行禮。

        “在下方海玲有禮。”

        “方少俠有禮。”謝岳回禮。

        “敢問先生,掌門她情況如何了?”

        謝岳嘆息道:“方才聽冰糖姑娘說,仙姑她傷兩處箭傷,一處傷在要害,情況不容樂觀。”

        方海玲與身后黑衣男子都是一陣沉默,霜打了一樣耷拉著腦袋。

        謝岳、鐘大掌柜、廖知秉幾人原本對天機子沒有什么好印象,可這一次天機子卻是為了王妃擋箭才落的如此境地,大家心里對她多少都有些關切和愧疚,氣氛一時壓抑非常。

        湯秀帶著人用隨身攜帶的容器取雪水來燒,送進樹洞給冰糖用。不多時就要有血水倒出,再還新的水進去。

        足過了三個多時辰,天色快亮起來,冰糖才疲憊的與寄云攙扶著從樹洞出來。

        此時眾人已經疲憊的相互依靠著打了好幾起盹兒,聽見動靜,謝岳第一個睜開眼。

        “冰糖姑娘,怎么樣了?”

        冰糖道:“情況暫時穩定了,但都不樂觀,咱們還是立即尋個安穩的所在,讓王妃和仙姑休養要緊,這荒郊野地里的,什么都不方便,需要用什么藥材也沒有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坐在篝火旁的乳母也道:“小小姐和小少爺也禁不起總這么折騰。”雖然兩位乳母都將孩子揣在自己懷里,外面還都披著其余精虎衛給的大氅,可孩子到底在襁褓中,如何受得了天寒地凍的環境?

        謝岳道:“咱們現在最好不要依著原路去劉家村。現在京城還沒有反應過來,待到追查至此處,必定會立即順著路往劉家村去。”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野狼游戏
广东闲来麻将官方网 水果大爆发 北京快3一定牛网 星力捕鱼游戏平台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大赢家比分直播是什么 深圳风采35选7玩法 武磊加盟西甲 真正好玩的棋牌游戏 哈灵扬州麻将下载 吉林十一选五出奖结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l 免费英超联赛在线直播 微乐吉林麻将真人版下载 好运快3计划和值单双 11选5黑龙江玩法